天才一秒记住【墨坛中文网】地址:mtzww.com

魏明在口袋里摸了一圈,他的口袋里除了打火机就是烟,哪有什么创可贴。

他从口袋里把烟给抽出来一根,把烟给拨开拿出里面的烟丝,“过来,我给你敷一下。”

季扬看了一眼魏明手上的烟丝很是嫌弃,“不要,脏死了。”

“嘿,你这小屁孩,就你事多。”这烟丝止血是土方法,他小时候就经常用,这小屁孩还嫌脏,在说了就那屁大点伤口搞得跟大出血似的。

季扬就是觉得疼,他举着手指头放在嘴巴里嘬了嘬,魏明看得眼睛睁大,行吧。

季扬手指头被他嘬得都是口水,伤口算是被他舔干净了,魏明不知怎么觉得有点怪异,眼睛盯着小少爷的嘴唇看,小少爷的嘴唇跟山上的桃花似的,魏明觉得低咳一声挪开了目光。

“行了,去一边坐着玩去吧,干完就回家。”

季扬挪到了一边的树下坐着,天气越来越热了,他今天穿着长袖都觉得有点热,阳光下的魏明更是热的背心都湿了,浑身看起来汗津津的,正举着个锤子钉木板。

季扬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魏明,我要喝水。”

“往前走找人要去。”

小少爷往那一坐不动,没一会儿又开始喊,“魏明,魏明,我要吃东西。”

“没有。”

“魏明,魏明,我好热。”

魏明把手上的锤子给放在了地上,他怎么跟带着个没断奶的娃似的,这活还没干完,小少爷就在旁边跟叫魂似的叫他。

魏明一走,季扬也赶紧跟了上来,“在那等着去。”

“不要,热。”

魏明拿他没办法,这现在快十一点了太阳正大,小少爷被太阳晒得小脸红扑扑的,啧,真的是娇贵,一点太阳都晒不得。

“行了,回家,剩下的我下午自己过来干。”

魏明长腿一跨坐在上了摩托车,季扬赶紧坐了上去,细嫩的胳膊一伸搂住了魏明的腰,魏明开着机车走了,季扬看着往后倒退的风景,“我们不是回家吗?”

“祖宗先给你找水喝。”

季扬嘿嘿了两声,其实魏明还挺好的。

魏明开了十来分钟就在一个山间的小木屋停了下来,他推开门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丢了过去,季扬接了过来,手里拿着水在小木屋看了起来。

里面就有一张休息的床和几个凳子,还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里面有生活过得痕迹。

季扬走了出来,门口魏明正打开水龙头捧起凉水往脸上扑,洗好之后拉起自己的衣服就擦了把脸,八块腹肌全都露了出来。

季扬眼睛盯着人家的腹肌看,挺好看的。

魏明脸上的水顺着锋利的下颌线流了下来,对面的小少爷又在发呆,他发现小少爷这两天总是时不时地发呆,这是什么毛病?

“不是嚷着要喝水,喝呀。”

季扬拿着手上得矿泉水走了过来,他朝魏明露出了小虎牙,“你帮我开开。”

“自己开,没长手呀。”

魏明不想惯着他,一瓶矿泉水都要拿过来给自己开,什么臭毛病。

“你帮我用腹肌开,我想看。”

魏明被小少爷的奇思妙想给震惊了,“你在说什么?”

季扬嘿嘿嘿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我都没有腹肌,我看人家能用腹肌开瓶盖,没见过,你给我开个呗。”

小少爷的肚子白皙一片,小腰细得魏明觉得自己一只手就能握住,肚子上软乎乎的,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魏明挪开了眼睛,伸手就给了小少爷一个脑瓜崩,“和谁学的乱七八糟的。”

季扬捂着脑门蹦到了一边,反正以后都是他的,他提前用用怎么了。

季扬嗯了一声把矿泉水举了过去,“我手受伤了,你给我开。”

魏明冷笑一声接了过来,“惯得你。”

但手下还是帮小少爷给拧开了瓶盖递了过去。

季扬喜滋滋地喝上了水,他不就是提前给自己谋点福利吗,怎么了,真是的。

季扬回家后就抱着自己的小二哈一顿贴贴,“宝,你是不是饿了,爸爸给你泡狗粮吃。”

季扬拿出小二哈的碗在里面倒了羊奶和狗粮,旁边的边牧过来闻了闻被季扬给推开了,“你不能吃,这是个小孩子吃的。”

边牧朝着季扬汪汪叫了两声,季扬揉了一把它的狗头,揪着黑豆悄咪咪地和他说话,“等我啃上了你爹,你就是我的好大儿了。”

黑豆摇摇头把季扬的手给甩了下来,季扬嘿嘿笑了两声,把给小二哈买的零食拆了一包给黑豆吃,黑豆这才让他摸了两把。

下午魏明在去干活的时候就没有喊季扬,他三点多出去的时候,季扬还裹着被子呼呼在睡觉呢。

季扬又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被魏明拎着给送到了山顶的餐馆那,魏明把季扬给送了过来就准备走了,“好好干,下班的时候过来接你。”

季扬下手揪住了魏明的衣服,魏明扭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我怕我干不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嫁给农场主》转载请注明来源:墨坛中文网mt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